陕西救援支队长性侵姐妹致1死1重伤,终审改判死缓,你怎么看?

发布时间:2018-01-23 来源:刑事辩护律师部浏览:257


案件回顾:

2016年1月15日凌晨4时许,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队长聂李强在西安市高新区甘家寨西区东门外等候女友时,发现俩女孩乘出租车回家,遂起性侵之念。聂李强从自己车内取出一把榔头,尾随二人至甘家寨东三排12号楼5单元门前,持榔头连续猛击俩女孩头部,致二人受伤倒地。其中一女子倒地挣扎中,聂李强拽掉其裤子进行猥亵。随后,聂李强逃离现场。

事发后,俩女孩被送往高新医院进行抢救,两人是一对姐妹,陕西彬县人,姐姐16周岁,妹妹14周岁。2016年1月25日,姐姐抢救无效死亡,妹妹一度昏迷不醒。经法医鉴定,姐姐头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妹妹属重伤二级,伤残程度八级。

2018年1月2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聂李强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此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死刑。

QQ截图20180123153930.png

民事赔偿: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民事部分进行了“背对背”调解,最终聂李强家属答应赔偿受害者家属90万元,赔偿款已交到法院。
此前,在西安中院审理中,聂李强家属只答应赔偿四五十万元,受害人家属难以接受。知情者告诉华商报记者,这些钱主要是聂李强的父母筹措的,“他们借遍了身边亲朋好友的钱”。
受害人律师张慧清说,“在赔偿问题上,谈判曾经陷入僵局,开始的四五十万到最后的90万元,每次都是5万5万地增加。受害人目前还欠医院的医药费,幸存的妹妹后期还需要大量治疗费用”。张慧清说,家属也是迫于生活的需要,接受了最后90万元的赔偿。但是,他们难以写出谅解书。

终审判决:

2016年12月5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聂李强死刑。在一审中,法院认为聂李强的投案自首不足以轻判,而且对于受害人的赔偿没有到位,加之聂李强释放5年内有过强奸罪前科,构成累犯,所以最后判处聂李强死刑。随后,聂李强提起上诉。
2018年1月2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撤销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6)陕01刑初23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人聂李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之刑事判决部分;上诉人聂李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上诉人聂李强限制减刑。

对于死缓限制减刑的规定,和普律所刑事辩护律师在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下:死缓限制减刑按法律规定,是在2年满减刑时,如减为无期,最少坐25年,如减为25年有期徒刑,最少坐20年,是从减刑后计算的,前面期限不包含在内。

对于改判死缓这一结果,众说纷纭:

有律师认为:这一判决绝对不合理,该案被告人是累犯,人身危险性巨大。以前犯的也是强奸罪,是重罪,屡教不改,如果这次在监狱服刑期间,脱逃出来,难免会伤害他人。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被害人积极赔偿或者消极赔偿,是轻判或者重判的法定事由。如果因为积极赔偿,就要对被告人轻判,那严重违反刑法总则规定的罪刑法定原则,也严重违反刑法分则对具体犯罪行为的量刑规定。因为本案二审判决严重不公,无法彻底消灭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

也有律师认为:改判死缓合法,合理。被判死缓的重要原因是与家属打成了赔偿协议。判死缓限制减刑是很重的罪了。死缓是死刑的一种,是死刑可以缓期执行。缓期两年,如没有故意犯罪,减为无期徒刑,有犯罪行为,死刑执行。无期徒刑之后,减刑的基本规则是不能少于12年。但是一旦死缓限制减刑,至少得坐牢20年。所以说,聂某可能不会因为在监狱里面表现好而减刑的了。

和普律所刑事辩护律师分析:

针对死刑缓期执行的适用条件中第六点:罪当判处死刑,但考虑到被告人确有悔罪表现,其赔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已获得被害方的谅解,且不属于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可不立即执行。本案,在一审中,法院认为聂某的投案自首不足以轻判,而且对于受害人的赔偿没有到位,加之聂某释放5年内有过强奸罪前科,构成累犯,所以最后判处聂某死刑(应当是立即执行)。二审中,适用死刑缓期执行的主要依据是第六点,即犯罪嫌疑人家属答应赔偿受害者家属90万元,并且相应的赔偿款项已经实际交付,因此改判死缓。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积极赔偿但没有取得谅解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

此案如此无奈纠结的判决,凸显了我国司法救助的落后。被害家庭一死一伤,一分钱赔偿都没有得到。伤者还躺在医院,医院已经起诉,催要高额医疗费。作为农民,受害姐妹的父母只能靠借钱和打工来承担。司法救助的钱,也只是杯水车薪。无奈之下,受害者家庭被迫与凶手达成民事赔偿协议,拿到90万的后续治疗费和丧葬费。

本案中的被告人完全可以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如此判决存在司法无奈之举。虽然本案没有得到受害人家属的书面谅解书,但是考虑到被告人家属积极赔偿受害人损失,积极救助受害人。而这是当前受害人迫切需要的,那么对被告人的量刑将产生影响。

可以说,此案丧尽天良的凶手聂某,用钱买回了自己的一条命。虽合法合理,但也让人如鲠在喉。对于这样的判决,你怎么看呢?


四川和普律师事务所,大型成都律师事务所,在线法律咨询与诉讼服务。找律师,到和普律师事务所。免费法律咨询热线:400-660-0906。或者添加律师微信号:wanglvshi1102。咨询即可免费获取法律解决方案。

上一篇解密“钱宝网”圈钱内幕——张小雷涉嫌非法集资投案自首

下一篇郑州"抽梯"坠亡事件续:涉事城管移交纪检监察机关